1. 首页
  2. 资讯

财政局发改委

县财政局事业编的工勤人员该怎么改革?事业编工勤人员真的挺悲哀的,这个时代财政局事业编都难办,相比较行政编制来说就是后娘养的,如果能抓住机会转岗就赶紧转岗吧。下一步的改革

县财政局事业编的工勤人员该怎么改革?

事业编工勤人员真的挺悲哀的,这个时代财政局事业编都难办,相比较行政编制来说就是后娘养的,如果能抓住机会转岗就赶紧转岗吧。

下一步的改革,工勤编制是慢慢要被消化掉的,很多地区都是按照离退休年龄多少进行划分,工勤编制太多数体现在司机身上,现在公车改革司机必须进行转岗,所以工勤人员存在一个安置的问题

像县财政局事业编的工勤人员,国家是很想一刀改革成行政编,奈何如果这样改牵动的方面太大了,所以未来的改革,如果是年轻人慢慢应该会被消化成事业编制中的管理或者技术岗,再往后也存在改革成行政编的可能

双一流大学本科生毕业,是选择市财政局全额事业编,还是县委办公室行政编?

以一个过来人的经历,我坚决认为,无论如何要到市财政局,哪怕是事业编制。

考上公务员队伍,并走上从政道路,平台十分重要,同样能力和知识储备的一个人,不同的平台可能决定你一生是科级干部还是处级或者是厅局级、省部级。所以第一次选择十分关键,虽然我们常说“是金子都会发光”,但也得看这颗金子落在哪里,大海里有很多金子,可它们还在暗无天日的海底,发光是哪一天无人知晓。

选择县委办的公务员编制,一般情况下你这辈子就在县里面了,除非你有能力有把握调到市里或更高一级单位。在县里工作,你先得经过4年的时间,才有机会提拔成副科。副科级岗位是县管干部,也就是受县委直管,就是领导了,这一步并不一定容易,只能说有这种可能,并非是绝对。然后再干几年,可以提拔正科。

从副科到正科这一跳十分困难,因为正科级干部是县里面重要领导干部,除了一部分享受正科待遇的非领导职务(主任科员),或者享受正科的二把手(如某部门副局长、党组书记)外,全部都是部门一把手,也就是局长之类的,或者是乡镇党委书记、镇长、人大主席,每一个都是相当重要岗位,一般人很难达到。

很多在县里工作的人想达到正科级,往往要到40岁甚至更大的年龄,但基本上也就是到这一级别了,还有很多人一辈子只是科员或者最多副科的也不少见。正科再上去就是副处,也就是副县长、人大副主任、政协副主席一类的,那还得祖坟冒青烟才行,一般人根本达不到,全县也就是几个人而已。

行政和事业编制的区别除了收入有一定差距外,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事业人员不易提拔。这一点在县里面比较明显,但在级别比较高的部门不存在这样的障碍。因为行政级别到了副处以上就不存在行政、事业和企业的区别了。比如央企的老总是企业性质的,但他可以直接担任地方的副省级干部。

市财政局因为有事业岗位,事业人员一样提拔,而且晋升速度比县级部门快多了,科级职务基本上只要年限到了,就可以提拔。因为市直部门要到处级以上才算市管领导干部,科级干部提拔基本上是本单位决定的,局党组研究后报市委组织部门备案就行了。到了省直部门也是这样,只是规格更高了,处级干部提拔也只要本单位研究,报省组备案。

参加公务员考试,报考财政局好还是税务局好?


税务人现身说法。

一般来说地市财政局是省级公务员考试招录,国税是国家公务员考试招录,地税是省级公务员考试招录,今年已经明确国地税合并,如果题主想考国税与财政局,那么这没有任何冲突,考试时间已经完美错开。下面说一说税务与财政的优劣吧。

一是待遇。在以前,财政局与地税、
国税局是同一个单位,叫做财税局。所以一般来说,待遇方面基本相差无几,但是如果你是经济发达地区,个人建议地税,因为地税的部分收入与当地财政直接挂钩。

二是晋升。国税局属于中央垂直管理系统,地税属于省级垂直管理系统,晋升的渠道特别狭窄,大部分人都是一辈子科员,财政局属于炙手可热的单位,在职务晋升方面,更具竞争力。

三是如何选择?税务与财政都属于待遇较好的单位,如果是女孩子,建议税务;如果是男孩子,建议财政局。

最后,单位的选择需要综合考虑,比如离家的距离,单位的繁忙程度,还有自己的人脉资源,这样的事情,建议听取一下家里亲戚长辈的意见和建议。

如何看待发改委就“岳云鹏吐槽天价面条”一事做出的回应?

对于这件事情,我认为岳云鹏是不会撒谎的,因为完全没有必要,一是岳云鹏家乡是河南,他不可能无故给自己家乡抹黑,本身就是吐个槽,又不是自己的重大权益遭到了破坏,不至于无中生有。二是没有人在旁边作证,发改去查无非也是问问店家,而店家更不会傻到承认,反正这个事儿岳云鹏又不会抓着不放。

前两天,已经讨论过这个话题,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有很多人认可商家的做法,认为嫌贵不吃就是了,再说能坐飞机的也不是穷苦老百姓,岳云鹏不必矫情,有人也比较体贴店家,说机场租金贵,面贵一些是正常现象。

确实,机场贵一点不假,但我认为贵还是贵在谱上,中国那么多的机场,为什么有的机场相对就便宜呢,而有的机场就比外面贵那么多呢?比如说重庆机场,我感觉比起外面并没有贵太多啊。

岳云鹏吐槽面贵并不是因为自己吃不起,别说是88,就是880,8800一碗他现在也吃的起,他为什么愿意多嘴呢?我认为有明星指出这样的问题是个好事,起码明星发声要比我们老百姓更有份量,我们普通老百姓吐槽一下没人理,岳云鹏吐槽一下马上就有相关部门出来查证。
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电信流量这个事儿,以前电信流量的当月结余是不可以积累到下月的,就是因为明星韩雪的吐槽,让他们改变了这个霸道的方式,从而可以流量跨月结余。

老百姓发声没人理,明星多少还是有点影响力的,有人替我们发声,我感觉是个好事儿。

县级财政局下属事业单位会怎么改革?

2019年只要是行政事业单位、国有企业、医院、学校的财务改革,都是围绕新政府会计制度来改革。全部实行一套账,双功能、双基础、平行记账。具体请详细了解新《政府会计制度基本准则》和6个具体准则。

在财政局当派遣工,有前途吗?

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什么是前途?前途是一个人对自己生活的追求目标。

假如你对自己的生活追求是,找一个四平八稳,没有压力,工作环境舒适,收入不高的工作,在市财政局当个派遣工,给领导开车,搞点后勤行政服务之类的工作,也不错,反正是家里有背景,不缺钱,个人也不敢奋斗,在财政局干很有面子,能满足点虚荣心,局外人也不知道你有无编制,也算很有‘前途‘’。

但一个人追求幸福的生活标准不一样,假如你认为自己年青,有文化不愿意当一个啃老族,想依靠自己力量过上一个幸福的生活,我不支你去财政局当派遣工,因为今后行政机构都要改革,根本不会有转正,进编制的希望,晋升工资待遇也不会高。到企业就不一样了,你和其他职工一个起跑线,学习一门技术,从事一个适应自己发展的岗位,等你做出了业绩,地位,收入都会提高,这才是真正的有前途。

因此,以上两种方案,那个有前途靠你自己选择。

财政局下属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,参与事业单位改革能参公吗?

财政局下属事业单位有国库支付中心,政府采购中心,国资办,投资评审中心,乡镇财政所,煤炭收费处和石油收费处(有的地方没有这两个单位)。里面下属事业单位除了煤炭收费处参公外,其他都是一般事业单位。

在这次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中,乡镇财政所,职称评审中心,国库支付中心,国资办,政府采购中心,石油收费处全被划为了公益一类事业单位,全额财政,都没有参公。

乡镇财政所,国资办(省市一级国资委)基本上都承担行政职能,属于行政单位,但在基层受行政编制数限制,没有参公,这次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也没有划为行政类事业单位,比较可惜。但是后面转为行政或者参公可能性还是有的。

政府采购中心,国库支付中心,职称评审中心在我们市里面也属于事业单位,不参公,一类事业单位,这次改革划为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也合情合理。石油收费处由于是县上单设部门,由于石油没有保障,面临撤销,但是人员应该分流到其他单位,身份继续事业编。

基本上就这些吧,祝你好运。

区级发改委科员与一线教师,该如何选择?

谢谢邀请。这个问题涉及到您的职业生涯,建议您慎重考虑。我身边也有不少这样的人,从教师队伍转行到了行政机关。有的人发展得顺利,经过考试转变了身份成为了公务员,有的还被提拔为领导干部;而有的人由于教师的惯性思维,不太适应行政机关的工作方式,心情不太愉快,言语之中透露着对这种选择的后悔。这试着帮您分析一下:

第一,从经济待遇上讲。您现在是正式在编教师,属于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岗位。如果您到区发改委的重大项目办,那您的身份就会转变为事业单位的管理岗位。如您所言,每月的收入至少会减少几百元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第二,从政治地位上讲。不可否认,目前我们国家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官本位思想,在某些地方政府官员的受尊重程度肯定比教师强,您的获得感、地位感、受尊重感肯定强于教师。但是,有一条你必须要注意,如果到了政府机关,您的身份仍然是事业干部,在提拔方面肯定没有公务员那么顺利。也就是说,在目前的体制下,区级政府里面公务员被提拔的机会肯定远远大于事业干部。而且事业干部在区一级,最多被提拔到七级,而公务员的发展空间要大得多。

第三,从视野上讲。在政府机关工作,接触面广,您的视野开阔程度肯定远远大于您当教师。毕竟发改委是个对上对下接触都很多的部门,与上下级政府、与企业、与民营企业家交流沟通的时候很多,对开阔您的视野,提高您的综合能力肯定比当教师强。但是当教师也有它的好处,单纯、具体责任不太重,每年还有至少三个月的假期等等。这就要看您自己如何取舍了。

第四,从年龄上讲。根据您的描述,您已工作五年了。如果是大学本科毕业,应该不到30岁。这个年龄应该还有很多优势,可以边在单位工作边考虑考公务员事宜。趁自己年轻时努力拼搏一把,这对自己的将来很有好处。如果年龄接近35岁,我就建议您安心教书了

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粗浅的见解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